[ 登录注册 ]

欢迎投放广告

原标题:你所不知道的“夹神族”

借助移动支付技术的快速普及,原本只在电玩城里当“配角”的抓娃娃机,如今也大步走出游戏厅,分布在商场电影院、餐厅过道、精品超市,甚至写字楼的任意楼层。少则三五台,多则几十台,只要人流量大的地方,就有它的身影。抓娃娃机成为无人自助设备市场的又一员猛将。

不在乎结果 过程最重要

“尖叫、跳跃、跺脚,好像旁若无人……那是一种所向披靡的感觉。”跟所有人一样,李洋第一次从抓娃娃机中夹到布娃娃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情。坐在凳子上的她兴奋、喜悦、手舞足蹈,她描述抓娃娃的过程,就像刚刚经历了一项运动,荷尔蒙飙升。从单纯喜欢抓娃娃到自己开店,她把兴趣转换成了事业,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送出几百个“娃娃”。听到出币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,和周围人一起喝彩,这种经历给她无与伦比的成就感。

蒙奇奇、闪电麦昆、小精灵、化妆包还有储值球……李洋细数着抓娃娃机里的小物件,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店开在写字楼下,屋内摆放10台抓娃娃机,高峰时段人爆满。一家三口、亲密的小情侣、无话不说的闺蜜……他们神情专注,瞄准心仪的布偶公仔后,动作迅速地按下按钮,小心翼翼地操作操纵杆,希望已经被抓住的“娃娃”能在限制时间内顺利抵达出口。一声尖叫,目光所及,小情侣在欢呼,男孩把女孩抱起转了一个圈。围观的人说,男孩花了近50个币帮女友抓到了喜爱的娃娃。但“抱得娃娃归”的幸运儿并不多,不少人表示,其实心里清楚大多数情况下是抓不到的,但享受的是“抓娃娃”的过程。

抓娃娃的魅力有多大?尽管李洋自己开店,周末仍会闭店出去扫街。“扫街就是去扫抓娃娃机,所到之处娃娃‘片甲不留’!”李洋风趣地说。问她为什么,她说:“抓娃娃抓的就是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。娃娃不是钱买来的,娃娃是赠品,我买的是这个体验的过程。”

小娟是李洋的“夹友”,和李洋相比,小娟抓娃娃的热情也毫不逊色。她家住通州,但会特意开车去回龙观抓娃娃,她的愿望就是扫遍京城所有抓娃娃机。

小娟在一家公司做PR,日常工作繁忙,今年5月接触到抓娃娃机后一发不可收拾。从5月开始,她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抓娃娃,两个多月时间,家里娃娃有三四百只,花了上万块钱。她在朋友圈写道:“和小伙伴比起来我并不在乎技术和结果,更多的是享受过程,经历了过程、消磨了时间,收获了很多。”

“夹”出来的朋友圈

小娟说的“收获了很多”,李洋感同身受。她们都在一个名叫“夹娃联盟”的群里,李洋就是这个组织的群主,群里结识的人就是她们的收获。

李洋不是本地人,身在异乡孤独感常伴。抓娃娃让她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缘分,促使她成立这样一个兴趣群。“夹娃联盟”平均年龄30岁左右,大多是财务自由和时间自由的年轻人。李洋告诉记者,群成员彼此称呼“夹神”,他们都是抓娃娃资深爱好者。平时群里会分享抓娃成果,有的人能在短时间内把一台机器清空;有的分享抓娃地点,厉害的“夹神”甚至可以通过图片分辨出是京城哪家店。

“‘夹神’不是一日炼成的,‘夹神’和普通玩家之间隔着游戏币。”小娟开始玩的时候,也经历过300个币一个娃娃都没夹上来的情况,后来也遇到过由于连续刷机被老板强行关机的情形。“都说抓娃娃机有潜规则,老板可以设置强抓手和弱抓手,但技巧也很重要。”对于“夹神”而言,他们并不在意概率,而是心甘情愿,像完成人生目标一样不断尝试和挑战。

小娟和李洋闲来无事还给“夹神”做了分类。“有些人只抓擅长的形状,或者想集齐同类娃娃的,叫‘专一型’;哪个好看抓哪个的叫‘博爱型’;表情呆滞,享受过程的叫‘怼币型’;生活离不开,所到之处都要扫过,绝不空手而归的叫‘上瘾型’;久而久之就都变成了‘技术型’

相关
评论
发表评论
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